中大创远:让世界数控机床技术寡头臣服的隐形

  前段时间,李国胜接到了克林贝格亚太区总裁的来电,说总部位于德国的公司董事长想来长沙拜访他。李心里一愣,后便欣然应允。

  克林贝格是全球领先的齿轮生产机械及相关设备的开发商,与美国格里森并列为全球两大寡头。李国胜为湖南创远投资集团创始人、董事长,享誉全球的格林贝格董事长远渡重洋来到长沙拜访他,定有故事。

  湖湘地产江湖有关李国胜的传说应该是从1996年开始,那年,他成立了长沙创远置业有限公司。跨越世纪后的十数年中,他开发了创远花园、创远景园、枫林绿洲、岳麓现代城以及数千亩的大盘“创远·湘江壹号”等楼盘。

  上述楼盘在湖南本省房地产市场品质、口碑俱佳,特别是湘江风光带月亮岛对岸的生态滨江景观地产项目“创远·湘江壹号”更是让购房者趋之若鹜,掌舵人李国胜自然也在湖南商界有较高声誉。

  2003年,创远集团顺势成立,彼时房地产开发虽然是集团的核心业务,但已涉及建筑安装、物业管理等多个领域,数控机床便是其集团战略业务板块。

  “2003年,湖南还没有外地开发商,就是我们本土开发商的天下。那年去北京开会,我就预测长沙房地产格局会产生很大变化。”9月19日,李国胜接受红网时刻记者采访时说。

  赴京回来的第二年,李国胜召开了一个公司战略研讨会,总结过去发展模式,展望未来可持续发展。会上,公司高管对未来是否同心多元化发展争论不定。

  “我最终的志向就是要做点自己想做的、要能够参与世界竞争的事,走一条具有挑战性、能够参与世界高端产业格局分工的项目。”李国胜回忆说。调研了近半年后,他最终选择了高端螺旋锥齿轮数控机床装备行业。

  客观说,国产机床的水平与国外相比,还差几个档次。几年前,欧洲机床行业联合委员会(CECIMO)的一份报告如此评价中国机床:有廉价优势,且技术实力逐渐提升。但竞争还不是一个频道。

  李国胜确定进入数控机床齿轮技术细分行业的竞争对手均是大名鼎鼎的百年老企:德国克林贝格(Klingelnberg),这家家族企业成立于1863年,至今已传承到第七代传人;美国企业格里森公司,成立于1865年,是数控机床齿轮技术的全球领航者。

  2004年,国家级长沙经开区尘土飞扬的盼盼路上,湖南中大创远数控装备有限公司选址于此。

  中大创远决策层心里明白:这条路注定要披荆斩棘。既然有了清晰的战略目标,要与世界最顶尖企业同台竞技,而且要胜出竞争对手,那么就必须要有顶格的资源配置:资金与人才必须兼有。

  李锡晗便是被高薪挖来了职业经理人之一,这位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和计算机应用专业的天津人,行业沉浸数十年,获誉无数。目前,公司研发人员占到公司员工总数近一半。

  在数控机床细分行业的螺旋锥齿轮制造行业,国内基础薄弱,中大创远的每道工序几乎都是从零开始,认认真真走完每一步。为了攻克技术瓶颈,公司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占销售额额25%,10多年来,中大创远烧掉了5亿人民币,中大创远所在集团其他版块的利润被源源不断反哺到了公司研发中。

  2012年,中大创远成功攻克了螺旋转齿轮干切技术,推出了全功能数控锥齿轮加工成套设备,实现了我国螺旋锥齿轮制造高效、绿色、智能化突破,达到国家先进技术行列。

  2018年,具有全套知识产权的高端螺旋锥齿轮加工生产线交付用户,经过半年的运行,起产品性能和稳定性已经完全可以替代进口,中大创远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家掌握螺旋锥齿轮成套技术解决方案的企业,形成了与美国、德国等国际品牌同台竞争的格局。

  有趣的是,德、美等国的品牌在高端数控装备市场长期对国内禁运,或者对某些关键设备喊出天价,随着中大创远的慢慢崛起,他们意识到了这个潜在的威胁,开始取消禁运,并降价出售,以挤压中大创远的市场空间。

  据中大创远副总经理余娟介绍,中大创远的国外竞争对手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大幅度下降了。目前,通过10多年的努力,已占有了中国市场77%的份额,预计2年之内可以实现国产替代。从今年开始,公司产品已经走出了国门。“我们的订单生产已经排到了2020年5月份了,现在公司正在加足马力开工”。

  她认为,通过10多年的逐步探索,运用精准的过程管控和科学的数据管理,中大创远搭建起来了一套科学的能够引领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方向的文明制造体系,通过思想与文化的转变来改变民族制造传统上的行为与管理模式——这就是中大创远的价值所在。

  前几年,工信部领导来长沙调研,点名要来到中大创远,听取了公司从零起步发展到能与国际顶尖巨头掰手腕,点赞这就是“工匠精神”。

  中大创远发展的这几年,也是中国数控机床从辉煌迅速走向衰落的过程,行业转型升级进入了关键期。

  这个月初,沈阳机床(000410.SZ)发布了一项有关借款的公告: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允许沈阳机床在重整期间,向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借款2.8亿元,用于沈阳机床重整期间的生产经营及相关重整费用。

  这家曾经排名世界第一、我国机床行业最顶尖代表之一的 “机床巨头”,正因破产重整陷入退市危机。2015年,沈阳机床曾作为优秀案例,出现在纪录片《大国重器》中。这一纪录片旨在介绍中国优秀制造业尤其是装备制造业。

  除了接手沈阳机床,今年4月19日,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也与大连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重组同样陷入债务困境难以为继的大连机床集团。

  另据《经济日报》报道,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毛予锋透露,2019年上半年行业运行呈现3个特点:第一,订单减少,国内市场需求下降;第二,行业经营压力加大,运行质量下降;第三,行业亏损面加大,分化加剧,企业困局隐现。

  余娟认为,有些数控机床企业与其说是卖产品,不如说是卖铁,技术含量粗糙、低端,这也是为什么会被逐渐淘汰的原因。

  戴高乐曾说:选择最艰难的路,你就会相信自己没有竞争对手。李国胜庆幸15年前选择的这条艰难的路走对了,目前其产品不光在国内市场一骑绝尘,“孤独求败”,而且在国际市场也有很大的竞争优势。

  对于克林贝格来说,或许也不会想到15年间在中国中部一个经济位于中等的省份,能培育一个能与之分庭抗礼的对手。公司董事长能跨越重洋,不远万里来到长沙拜访李国胜,定有故事。

  就如9年前,来自湖南港股企业澳优乳业收购万里之外的荷兰百年乳企海普诺凯、A股湘企楚天科技收购1875年的百年医药装备企业德国ROMACO集团一样,蓝眼睛、高鼻梁的洋人总会对中国的企业由不屑一顾到充满尊敬,最后到臣服。

  国人应该会相信创远集团,能把房子质量做得如高精度的齿轮一样,也会在高端螺旋锥齿轮数控机床装备行业成为一个让全球行业技术寡头臣服的隐形冠军。

  近年来年,长沙市委、市政府不遗余力在推进企业转型升级、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争当智能制造领跑者,硕果累累。事实上,中大创远就是长沙“智能制造”领跑工业转型升级的典范。

  中大创远的理想就是:要围绕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把在高端螺旋锥齿轮数控机床装备行业的制造模式,延伸到其他产品上去,在长沙要形成中国最高端的制造产业基地。